南海通过“治水”“活水”“美岸”,构建宜居生态城市新格局

千灯湖
千灯湖

孝德湖
孝德湖

博爱湖
博爱湖

文翰湖
文翰湖

听音湖
听音湖

  编者按:   党的十八大,是在我国进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定性阶段召开的一次十分重要的大会,为我国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的改革和发展提出了许多新思想、新论断、新举措,引起广泛关注。

  十八大闭幕后,南海各界迅速掀起了学习贯彻十八大精神的热潮。市委常委、南海区委书记邓伟根表示,南海决不能躺在已有成绩上睡大觉,必须保持清醒头脑,坚定不移推动全面转型升级,深入推进人才立区战略,加快建设三大国家级发展平台,推动国际资本、民营企业、公有资产和集体经济四轮驱动发展。 

  2013年,南海区深入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大和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坚持科学发展、改革开放不动摇,倒逼行动,进中求质,以“转型倒逼、网络倒逼、项目倒逼”推动执行力提升,切实提高发展的效益和质量,奋力增创南海新优势,再饮“头啖汤”。

  党的十八大一年来,是用中国梦凝聚中国力量的一年,是老百姓日子更有滋味、对未来更有信心的一年。这一年,敢为人先的南海人更加坚定了改革发展的步伐,在众多领域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创新,并取得丰硕成果。

  即日起,珠江时报开设“十八大一年来——2013·南海影响力系列报道”专栏,全面展示南海在深化改革、创新驱动、捍卫基层、改善民生等方面的生动实践和喜人成就。我们希望通过对发生在老百姓身边实实在在的变化进行报道,为建设富民强区幸福南海凝聚更多的正能量,敬请广大读者关注。

  十八大首次提出“美丽中国”的概念。十八大报告明确指出:“建设生态文明,是关系人民福祉、关乎民族未来的长远大计。面对资源约束趋紧、环境污染严重、生态系统退化的严峻形势,必须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地位,融入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各方面和全过程,努力建设美丽中国,实现中华民族永续发展。”

  实际上,这一理念在南海早就在践行,过去5年南海强势推进节能减排治污,而这一年南海则在此基础上,将生态建设的理念上升到战略层面,并以“借湖造城”的方式开启了全新的城市路径。

  从此,不再是“只见工厂不见城”的旧貌,不再是“只见高楼不见绿”的旧城,不再是“只见灰霾不见碧水蓝天”的旧景。GDP跃上1966亿高位的南海,正以水为媒以湖为核,在东、中、西三大片区精心勾画,铺排着生态城市的新格局,南海正步入城市建设的全新时代——滨湖时代。

  用一个湖,改写一座城市

  家住海景花园的龚欣,只要有空就会带着宝宝,来到千灯湖边散步,她越来越迷恋南海的美:早晨,旭日初升,树林郁郁葱葱,“氧吧”之气沁人心脾;白天,沿着绿道骑车环湖而游,依湖而憩,或一杯咖啡,或一壶清茶,均惬意非常;傍晚时分,又可借着璀璨灯火泛舟千灯湖,亦可伴着月色,静静听人弹唱一曲。

  时光倒回到十年前,谁都不敢设想此处会有这般美景。久居南海或常来南海的人一定记得,彼时的此处满眼尽是破旧的厂房,少了耕种的农田,既不见纵横水网,亦无城中之湖;十年之间南海凭空造出的千灯湖,今已成为南海乃至佛山的城市地标。

  “过去在佛山在南海,给人最大的印象,就是一个庞大而冰冷的工厂,除了制造业发达,未能给人带来深刻的印象,没有如此秀丽的风景,也没有现代化的城市味儿。”一位从英国留学归来的金融界人士说,八年之前他离开南海留学时,这里还是一个“灰姑娘”,如今越来越“白富美”了,这一变化可谓令人“惊艳”。

  南海区金融办主任洪巨涛表示,千灯湖的生态和环境再造,是南海多年城市发展的神来之笔,也为南海的城市和产业注入了全新的活力,其周边聚集不少数十亿数百亿项目,成为南海的 “千灯湖效应”。

  以湖造城,让城市更灵动

  中国的风景画,一般都有山有水。一个城市如此,当然可谓妙哉。有道是:城不在大,有水则灵。

  “江流青山间,水碧如洁玉”的漓江使桂林闻名于世,多瑙河又让维也纳平添了多少迷人的色彩。而千灯湖让南海城市蝶变的神话,激发了南海以湖造城的灵感。“南海将更多地用河湖融合的概念,来推动三大城市水系的塑造。”市委常委、南海区委书记邓伟根说,除了千灯湖,南海中部的博爱湖、西部的听音湖都将致力于打造一个水系。而这“不仅是湖面的大小,关键是充分利用周边的河涌资源,盘活整个水系,形成流动的循环,显出城市特色”。

  首先在东部南海,千灯湖所辐射的范围,早已超越了桂城。当你站在桂城千灯湖畔友邦大厦的27层环视,东部南海的城市轮廓分明,以千灯湖为主线,两旁建筑鳞次栉比,顺着千灯湖一期工程向南向北延续,东平河与佛山水道连接起来;其实你可以将目光再向北延展,直到里水展旗峰,它与桂城 岗山遥相呼应,这一条城市中轴线跃然而出。

  知名网友@樵山潮人7月1日晚对此有着更为直接的描述——几度夜巡梦里水乡,大家已逐步有一种共识:还我岭南水乡。相信不久的将来,会有潮涌灯湖之灯湖泛舟,听音寻根之官山人家,孝德湖之湖影漫步,博爱湖之狮影涟漪……南海将步入“滨湖”时代!

  如果说千灯湖代表着南海的都市性格,时尚、摩登,与时代接轨跨步向前;听音湖寓意着南海的文化基因,温婉、耐读,在绵绵历史中徐徐道来;那么,博爱湖则昭示着南海的产业动力,澎湃、朝气,将本土情怀与外来文化有机包容。千灯湖、博爱湖、听音湖三湖将南海的三大片区变得灵动了。

  强势治水,让生活更美好

  水,为万物之灵。水生城之态,水筑城之形;水是城之源,水为城之魂;水文明是生态文明之基。南海借湖造城的战略,不仅仅是要造几座城添几处景而已,地处岭南水乡腹地、孕育了独特水乡文化的南海,有着极为发达的水系,主干道和小河涌们,就像血管与毛细血管一样,延伸到南海的每一个角落。通过“治水”、“活水”、“美岸”,将现有的辖区内的河涌都变成景观,才是滨湖南海最理想的境界。

  于是,在经历了前几年的节能减排治污之后,2013年南海再次吹响治水的号角。“3年内南海全区要消灭劣5类水体。”7月,区长郑灿儒在水环境治理工作会议上说出了愿景:7年内南海将再投55.8亿元打好治水攻坚战。

  以治水压力最大的大沥镇为例,围绕“截、堵、梳、引、治、整”六字方针,如今已形成一个立体的水环境治理大网。大沥镇委书记杜伟标表示,大沥要将治水当作一项事业来做,争取利用五到十年时间,还老百姓一个好的水环境。在基本实现截污之后,盐步大涌还试点用生物修复的方法改善水质,如今已经基本实现不黑不臭,天气好的时候还能看到鱼虾。“未来活水工程投用之后,这里的水还能流动起来,水质就更为漂亮了。”不止是大沥,全南海都在用“一河一策”的方法强势推进治水。

  水是城市的血脉,无论是借湖造城,还是治水美城,都是南海回归生态发展的诉求,也是敬畏生态尊重人本的理念,在这样的战略支撑下,一个更宜居更美好的南海正在向我们走来。

  撰文/珠江时报记者 赵艳丽